点击民生

让更多百姓感受“摸得着的实惠”

新闻来源:    发布日期:2016-09-13

2009年,启动基层医药卫生体制综合改革;2012年,启动县级公立医院医药卫生体制综合改革;2015年,启动深化医药卫生体制综合改革,增强医改的整体性和协同性……回首我县的医改之路,正逐步由浅滩步入深水区。越来越多的百姓,正深切感受到医改带来的种种变化,看病不再难、不再贵,已成为全县许多百姓的共识。

“双管齐下”破解看病贵

时至今日,在肥西县再说起药品零差价,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走进肥西县人民医院门诊部的大厅,药房窗口上方的电子屏里,滚动播放着各类药品的规格、价格。正在排队取药的高店乡五四社区居民张鹏,是一位尿毒症患者,他告诉记者:“尿毒症在以往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算是一个治不起的大病,可如今药品便宜了许多,治疗费用也下降了不少,加上新农合及大病救助等政策,一个单纯的血液透析费用每年需要我们自己交的费用大概还不到一万。”

张鹏只是我县众多享受到科学合理的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制度“红利”的一个缩影。为彻底根治“看病贵”这一顽疾,我县早在2009年便在全省率先“破冰”,以药品零差率销售为突破口,在全县共计29家乡镇卫生院、207个村级卫生站、所开始同步实行药品零差价销售,将全县原来使用的近800种药品全部更新,重新制作《部分零差价药品目录一览表》。2012年12月1日,县医院、县中医院取消药品加成;2015年4月1日,县精神病院取消药品加成,至此,县级公立医院全部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

降低药品价格只是第一步,我县还积极探索合理降低高值医用耗材、部分医疗设备检查治疗价格。自2015年起,县医管办将药耗材占总收入比重控制指标纳入对县级公立医院的绩效考核内容,通过督促、定期通报等措施,目前,县医院已由上年55.7%降至51%,中医院由上年58.6降至57%。

与此同时,县政府从体制、政策层面上“托底”,由县长担任深化医改领导小组组长。卫生事业费也是逐年增加,2016年县级财政年初预算安排16867万元,较去年年初预算增长28.3%。维持了医院的正常利润,较好地解决了“以药养医”、“以药补医”的问题。

现如今,肥西人的就医看病正大步朝“廉价时代”迈进!

“三招齐发”缓解看病难

“早就听说县中医院的王家余医生是县内外知名的骨科专家,没想到在我们镇里的卫生院也能碰到他,这以后看病也不用总往大医院跑了。”说这话的,是花岗镇跨河村的胡昌年大爷。9月初,他的老伴不小心把腿摔折了,夫妇俩本想搭车去县城里的医院治疗,听人说县中医院有专家在镇卫生院坐诊,他们俩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到了花岗中心卫生院,令人惊喜的是,一来便遇到了大名鼎鼎的骨科专家。

胡昌年大爷可能还不知道,在肥西,包括花岗在内的12家乡镇卫生院均与县级公立医院建立了这种县域医共体模式。相对不足和分布不均的优质医疗资源,是造成许多人诟病的“看病难”困局的重要原因。而医共体模式,就是我县缓解看病难的一个妙招,让群众不用涌入大医院,也能享受到上级专家的诊疗,实现了群众小病出不乡、大病不出县的就诊模式。

从2014年,县中医院与紫蓬镇卫生院组建县中医院紫蓬分院,率先开展医共体探索性试点开始,到去年年底,我县被省卫计委确定为第二批25个县域医共体试点县(市区)之一。由点到面、覆盖全县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医共体试点工作已于2016年元月正式启动。现如今,以县人民医院、县中医院作为牵头单位,分别组建2个县域医共体,全县12家乡镇卫生院(包含村卫生室)通过自愿加盟,成为医共体内成员单位。本着资源共享、利益共嬴、责任共担的原则,县乡村三级利用政策机遇,共同发力,极大提升了乡镇卫生院的综合能力。

与医共体模式同步实施的,还有自今年1月1日起全面实施的分级诊疗工作,即建立一个“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模式,同时通过发挥医保支付制度杠杆作用,拉开不同级别定点医疗机构之间的起付线和报销比例,极大提高了县域内就诊率。今年1-8月,县乡村三级医疗机构通过电子转诊系统双向转诊病人17660人次,其中上转17575人次、下转85人次;城乡居民医保县外住院人次比去年同期减少1861人次,县外住院人次占比下降到39.53%,比去年同期下降4.17个百分点;住院实际补偿比达到48.39%,比去年同期上升1.69个百分点。

我县缓解看病难的“第三招”,则是今年7月起刚刚在全县范围内推进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通过组建签约服务团队,实行签约服务、履约转诊,签约费用由公共卫生服务经费、医保资金、个人自付三方分别按30%、40%、30%共同分摊机制,为签约对象提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医疗服务、健康管理服务,进一步发挥了村医健康守门人的作用。截至2016年8月31日,全县签约人数达32318人,签约率4.33%。

医改之路任重道远,但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我县在医改深水区的不断探索,将会有更多的百姓感受到“摸得着的实惠”。      (本报记者  董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