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穿越千年的流水声

新闻来源:    发布日期:2016-01-01

  读柳棕元的《小石潭记》,一下被文中描写的‘如鸣珮环’的水声所击中,这种叮里叮当的声音好像穿透沧桑的岁月直入耳膜。想象一下,在空寂的山间,流水声要何等的清脆、悦耳,才能让作者有‘如鸣珮环’ 的感觉。当时作者一行六人相约游玩,可能已经经过了长途的跋涉,依然没有看到让人振奋的美景,应该兴致全无了吧,现在突然听到了叮咚的溪水声,精神必然一振,心中的沮丧、阴霾都被这潺潺的流水声冲走,所以用玉佩碰击的声音来比喻流水的声音,突出体现此时欣喜的心情,同时也为小石潭的华丽登场埋下了伏笔。
    遥想当年柳宗元本是热血青年,有着强烈的爱国之心,对政治黑暗和社会现实有深刻的认识,主张变法以拯救日渐腐败的朝廷,但呕心沥血推行的新政只实施了180天,就被废除,自己又被奸人所害,贬到永州做司马,此时心中只剩下低落、悲凉、无奈……政治上的不如意,并没有压跨柳宗元,他开始重新规划人生,寄情于山水,所以永州百姓会看到司马整天游手好闲、游山玩水、不务正业,好似正常的纨绔子弟,这非常符合当时世风,然而谁能体会司马‘醉翁之意不在山水’的心思。柳宗元正是利用被贬后无所事事的十年时间完成了人生的重大蜕变,从一个热心时事的政客,修炼成叱咤文坛千百年的一代文豪。这十年间柳宗元不只是游山玩水,重心还在于写诗赋词,利借用诗词游记排解苦闷、慰籍心灵。柳宗元的文学天赋得到了充分的展示,这不仅成就了柳宗元,也成就了名不经传的小石潭,让后人在品读《小石潭记》时被散文描绘的清丽、空灵的意境所折服,同时又感受到淡淡的忧伤和寂寥。再一次感谢上帝的仁慈,因为上帝在给柳宗元关上政治这扇门的时候,为他打开通往文学道路的窗户。从某个角度看我们应该感谢‘永贞革新’的失败,让中国的历史上多了一位照耀文坛千年的散文家。当然很多时候贬居永州的柳宗元一直郁郁寡欢,因为年轻时政治上抱负最终没能实现,为民请命的梦想也随之落空,所以柳宗元的散文游记不再是纯粹的写景,而是把自己的情感都寄寓在一山一水中,因而柳宗元散文中的山水都是有灵性的,从中能体会到作者的郁结、悲凉。
    小石潭本身十分普通,只是山中的一个小水池,一直默默的守在那里,本来会永远孤寂。但由于机缘巧合,在特定的情况下映照了柳宗元的心境,被柳宗元看中,因而名声能流芳千年。
    每次读《小石潭记》,我都喜欢寻着叮当的玉佩声,慢慢品味小池独特的地形结构、摇缀的绿蔓、翕忽的游鱼、空澈透明的潭水,体会柳宗元发现小潭时难得的短暂欣喜,以及随后而来无法绕过的悄怆幽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