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奶 奶

新闻来源:    发布日期:2016-03-31

   又是清明节,没能回家上坟,只能遥望家乡寄去一份念思。转眼奶奶已逝去十年有余,漫长的岁月足以使天真的女孩变成成熟的女人,但有关奶奶的记忆却日益鲜活。昨夜又无眠,奶奶忙碌的身影似乎又在眼前晃动,童年生活的点点滴滴在苏醒……
   记忆中的奶奶永远忙忙碌碌,一刻也不舍得停歇,颠着名副其实的三寸金莲,要么端着簸箕在簸粮食,要么在洗菜做饭,要么在洗衣纺线……小时候,我总是好奇奶奶的四个脚趾头完全裹在脚下是怎么实现的,关于这个问题我多次问过奶奶。奶奶告诉我这是她们在六、七岁时都必须经历的洗礼,大人先把除大脚指之外的四个脚趾头使劲往下扳,然后用绑带使劲一圈一圈的死死缠紧,那种疼痛是钻心的、直入骨髓的,根本无法下地走路,要经过半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折磨才能裹出‘三寸金莲’。但我还是很难想像要用多大力气,受多大罪才能使骨头生生的变形成完全蜷在脚下。六、七岁正是童贞烂漫的年龄,本来可以享受无拘无束的童年,却要天天缠着绑带,忍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以满足统治者的教条束缚,旧社会对女人的约束很真是彻头彻尾的。不过,小脚并没有阻挡奶奶对生活的热情,那时爸爸上班,妈妈做生意,家里的大小琐事全都落在奶奶瘦弱的肩上,奶奶颠着小脚照样忙的不亦乐乎,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小时候奶奶几乎撑起了我的全部天空,无论在外面怎么贪玩、怎么疯跑,回到家只要看到奶奶,我就安心了,所以我跟奶奶的感情很深,已经植入骨髓。
奶奶有几样绝技远近闻名,如剪纸花、帮过世的人做聚宝盆、治疗眼皮长疮等。附近村子里只要哪家有婚桑嫁娶,就会请我奶奶帮忙。结婚的前几天人家就会殷勤地送来红纸,请奶奶剪纸花,用来装饰新房和嫁妆。奶奶总是来者不拒,即使很忙,也会在晚上抽出时间完成重托,需要说明的是那时的帮忙很纯粹,没有任何的物质利益,只是乡里乡亲的情分。几张红纸在奶奶灵巧的手里,很快就变成了一幅幅寄予美好愿望的图案,雀跃的鱼儿、叽喳的小鸟、绽开的花朵……跃然纸上。剪纸花时我总喜欢围在奶奶身边帮忙,不过一般都是帮倒忙,看到好看的纸花,又闹着要学。奶奶拗不过我,就会手把手的教我,可是在奶奶手上很听话的剪刀,到了我的手上就变得非常不老实,纸花也被我剪的四不像,最终奶奶的绝技我还是没有学到。每次看到人家的结婚嫁妆被奶奶剪的纸花装饰的更加鲜艳、喜庆,心中不免会升起小小的自豪。
    奶奶到八十高寿时依旧眼不花,这一点妈妈非常羡慕,不过耳朵聋了,跟她说话时声音要提高一个分贝。即便如此,奶奶依然喜欢凑热闹,谁家办喜事或者有什么大事,奶奶绝对不会错过,一定会颠着小脚,拄着拐杖赶去看看。此刻奶奶的眼睛是明亮的,亮的几乎能透出光来,苍老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神色,似乎完全融入其中。妈妈说奶奶就是因为能永远保持一颗好奇的童心,所以精神才会如此矍数,身体才会倍儿棒!我们一直以为奶奶会活到一百岁。
   没想到奶奶八十八岁时,下雨天,奶奶走路没有柱拐杖,积水一滑,整个人就轻轻的摔倒了。更没料到这一摔,髋关节竟然断裂了,由于年龄过大,医生建议保守治疗。从此,奶奶没能再站起来,一直躺在床上,服侍奶奶的重任爷爷担了起来。每次爸爸妈妈过来帮忙服侍时,她总是推三阻四,不让爸妈忙活,说爷爷一个人够了。结果由于长期不活动,奶奶的腿关节后来严重变形,即使如此,我们回家看她,奶奶从不喊疼,还安慰我们说她很好。只是到最后,才吃点止痛药,现在想起来,依旧心怀愧疚。
   因为一直躺在床上,奶奶的体质迅速下降,半年之后奶奶就离世了。虽然有心理准备,但那一刻心中依旧撕心裂肺的疼痛,无法描述的空落。以至于若干年内在我的梦中奶奶会分明的活着,有时会在房前屋后种满丝瓜,有时会坐在门口簸麦子,有时会做好饭等着我……(王晓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