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老 井

新闻来源:    发布日期:2015-06-16

家乡的老井据说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听爷爷讲是原来乡里的一个财主请人打的。井修的非常气派,光井口的直径就有一米多长,井内壁用青砖砌成标准的圆形,为了方便人们打水,特地在井口上呈十字状铺有两块枣木踏板,历经岁月的洗礼,枣木已经磨得犹如婴儿的肌肤般光滑圆润,细腻的纹理充分裸露出来。井口周围用水泥铺设足有两米长的圆形台面,虽然从我记事起水泥地面都已经残缺不全,但从没影响它的气势,十里八乡的亲朋好友只要第一次见到这口老井,总会忍不住的赞叹它的“庞大”,在井边浣洗的村民总会露出骄傲的神色,不厌其烦地介绍老井的历史。老井的水甘甜清冽,邻村的人虽然家里有井,但吃的水还是从这里挑,于是担水人挑着两桶水颤悠悠地走在村里小路上,泼洒出串串清凉就成了我童年永恒的记忆。

老井是我们孩子们最喜欢玩的地方,因为它有干净的水泥地面,这对于晴天灰尘飞雨天烂稀泥的农村来说可是稀有场所.在这里摔泥巴效果最好,因为水泥地面光滑而且硬,所以精心制好的碗形泥巴坯子,憋足劲用力一摔,砰!光从清脆的响声中就能推断出洞烂得不小,定睛一看,十有八九“碗底”已经完全被冲开,像完全盛开的花朵,心里更是充满了成功的自豪感,这下可赢了对方不少泥巴。童年的快乐就这么简单!

老井被几棵大树环抱,层层叠叠的树叶为老井投下一片清凉,所以这里是村里纳凉、休闲、吃饭的最佳场地,村里人又形象的称之为“饭场”。每到吃饭时间,左邻右舍便不约而同地端着饭菜聚在这里,一根木桩、一块砖头都可以成为饭桌或板凳,实在找不到可以利用的东西时,干脆把碗直接放在水泥地面上,蹲着吃饭。“你家今天吃什么?”往往是大家见面的开场白,如果哪家做了好吃的,便会忍不住分给邻家的孩子吃。在“饭场”吃饭的最大好处就是能获取很多新闻,大家边吃边聊,话题十分自由丰富,从邻里间鸡毛蒜皮的小事到国家新政策的颁布实施,从帝王将相的英雄故事到当下的农耕播种。我经常听的津津有味,饭都忘了吃,唯恐听漏了哪个细节,常常爸妈喊了好多遍,我还恋恋不舍,不愿意离开。

酷暑难耐的夏天,那时没有任何电器,家里热的实在受不了,晚上劳累了一天的村民又陆续来到老井边上乘凉。我们小孩子早就搬来凉床占据有利地势,大人摇着蒲扇谈论着今年庄稼的长势,孩子在旁边嬉闹、玩耍,玩累了就缠着大人讲鬼故事,聒噪的青蛙在井里也不甘寂寞,呱呱地应和着。夜渐渐地深了,青蛙也歇息了,只能听到偶尔受惊的蝉鸣,老井边排满了凉床,人们直接枕着清风,伴着月光,进入了梦乡……。

老井承载了我童年的很多记忆,所以每次回故乡总忘不了到井边看看。现在老家已经用上了自来水,只有离井最近的几家老人由于吃不惯自来水的口味,还坚持从老井打水吃。如今,井水还一如既往的清澈,但井里的青砖上长出了绿绿的青苔,水泥台面已经破败不堪,露出的水泥缝隙中疯长了荒草,枣木踏板已经皲裂成缝,好像老人脸上如壑的皱纹,诉说着曾经甘甜如醇的过往。(王晓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