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酒 酿

新闻来源:    发布日期:2015-08-10

小时候,酷热难耐的夏季,既没有冰爽的雪糕,又没有清凉的空调,但儿时的夏天依然过的有滋有味,因为奶奶会变着法的调节我们的生活。爽口的凉面、清凉的凉粉都是夏季绝好的美食,不过这些都无法与酒酿相媲美。酒酿的制作比较复杂,夏天又是农忙时节,很少农村人愿意把大量的时间花在做吃的上面,我之所以能饱享口福,全因奶奶的疼爱。在奶奶这里酒酿制作的原料开发到极致,不仅可以用传统的大米,还能用麦仁、红薯片,我最喜欢的当然要数红薯片酒酿了。
  每当发现奶奶泡红薯片的时候,我就开始有期盼了。奶奶对选材非常讲究,泡好的红薯片要一个一个的剪掉表皮,并仔细的剪成匀称的指甲大小的方块。要把满满一盆的红薯片剪完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往往要花费整整一下午的时间,我有时也会兴致勃勃的参与其中,但顶多剪一两片便失去耐心,跑出去和小伙伴玩了。剪好的红薯片上锅蒸熟、冷凉,拌入发酵酒曲,这个环节奶奶一般不给我插手,按照她的说法,如果此时碰到手了,就会影响酒酿的口味,但我总是忍不住想帮一下忙,奶奶实在拗不过我,只好监督着让我装模作样的搅拌几下。拌匀的红薯片要放入干净的盆中,用筷子按压实在,上面铺上一层洗净的鲜亮栆叶,奶奶仔细的做完这些,然后像包裹婴儿一样小心翼翼的包好盆子,就可以安心的等待红薯片静静的发酵了。
  等待往往是漫长的,我总会偷偷的剥开层层包裹窥探一下,希望能闻到我期盼的味道,很多时候当然是大失所望。然而惊喜又会在不经意间到来,炎热夏天的早晨,当我依然沉浸于酣睡的甜蜜时,有时我被诱人的甜酒香味唤醒,一贯喜欢赖床的我会立马飞身下床,直奔厨房,我知道奶奶一定一早就把酒酿烫好,只等我们这些馋猫起床了。满满一大盆酒酿正蒸汽氤氲,散发出醉人的甜甜酒味,经过发酵的红薯片已变得似珍珠般晶莹透亮,引诱着我的食欲,让我很难忍住品尝的冲动。奶奶赶紧提醒我们还很烫,等一会再喝,我们可管不了那么多,赶紧盛上一碗,小心地啜上一口,混合着酒味的甘甜一下就抓住了味觉,让我欲罢不能。奶奶知道我们都爱吃,通常会做很多,绝对保证我们姐弟几个吃个够,一般我能吃好几碗,直到撑得肚子圆鼓鼓到的才肯罢休。每一次奶奶总会指派我们给左邻右舍送去一些,我也很乐意接受这份差事,听到邻居或感谢或赞扬的话语,自豪的感觉会在心中滋生、蔓延……
  现在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夏天的时候我也会给儿子做酒酿,看着儿子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眼前总会浮现出奶奶苍老慈祥的容颜。(王晓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