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牵手耄耋之年

新闻来源:●黄璜    发布日期:2015-04-10

在家乡的街道上,我经常看见一对耄耋之年的老夫妻,老俩口总是手携手,相互搀扶,面带微笑。

老头子名叫陶湖,今年七十多岁了,至于他的岁数他自己都不知道,陶湖的父母亲都在三年自然灾害中死去,在那时他得了流脑,因为用的是连黄素,病治好了,却成为了聋子,说话也不像病前那么自如,只能说些简单的话语。老伴苏婆婆,今年70岁,这位婆婆虽然是个盲人,可她心情开朗。

之前,我经常发现老俩口一起上街购物,老头子总是搀扶着老伴的臂膀,他们步履轻快。今天偶遇,正好一道前行,因为内心敬佩这对老夫妻,便主动上前搭讪,老婆婆微笑地告诉我:“他们现在的生活很好,有吃有穿,自己的儿子‘苏大’和孙子苏小虎都在外打工。”苏小虎是我的学生,苏婆婆的家庭我之前多少知道一些,儿子‘苏大’因为遗传原因,视力不好,加上家庭经济情况不好,30岁那年才取了个个哑巴为妻,苏大的媳妇生下一个男娃后不久,便走丢了,自那以后“苏大”就和儿子苏小虎相依为命,他们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不知不觉我随着苏婆婆来到了他们的家门前,因为是周末,我也想和老俩口多聊聊,更想走近他们的内心世界。苏婆婆和老伴陶湖住在向南的两间平房中,我抬眼打量他们的家,房间不大,却也整齐干净,墙角砌有一座农村的土灶台,灶台前堆放整齐的柴火,客厅中间有一张四方桌,桌子上摆放一部收音机,四周的墙上贴有整齐的年画,里屋是卧室,简单的几件七十年代老家具是他们和谐幸福生活的见证,最让我意外的是,老俩口的床铺整洁大方,方块的棉被,鲜艳的床单,床前那现在很少见的踏板上,整齐摆放老俩口的布鞋,他们的卧室有种满满的温馨感。

带着诸多的疑问,我便和苏婆婆攀谈起来,我问:“苏婆婆,你们老俩口是怎么结合的?”苏婆婆爽朗地笑了,她说:“准确时间她也记不清楚了,记得当时因为自己是个瞎子,不能下地干活,那时农村都是靠工分生活,有谁愿意娶我呢?26岁那年,我和妈妈去附近的街上买西,妈妈突然肚子疼,我就遇到了好心人帮忙,也就是现在的老伴陶湖。”说着苏婆婆爽朗地笑了。看着苏婆婆笑,我也从内心在祝福他们。我心想:“四十多年了,这对老夫妻还真不容易。”我说:“陶叔和您都四十多年了,你们真幸福。”苏婆婆笑着说:“那次妈妈病好了后,我接受了我妈妈的安排,妈妈说你是个瞎子,嫁给这个男人可靠,那个秋天我就嫁给陶湖了,自那以后,我们四十多年从没吵过架,他因为小时候生病才聋的,他能说些简单的话语,我就是他的嘴巴,他就是我的眼镜,我们一起干农活,一起做事情,一晃我们就都老了。”我说:“那你们现在都老了,政府应该帮助你们安排低保了吧?”“有,有的——,生产队的人们对我们都好,你看,现在我们穿的衣服都是他们送来的,有的衣服还是邻居们特地给我们买的呢!”我这才仔细近距离地打量老俩口的穿着,苏婆婆穿着整洁秀气,陶老上身穿着一件深蓝色的中山装,那封领钩都扣得好好的,老俩口的脚上都穿着自己手工做的布鞋,镶嵌的白色布边随着老人的脚步,划过一条条弧线,那和谐的弧线应该是老俩口和谐幸福生活的速影。

陶叔给我倒了杯热茶,要我在那吃饭,说是今天有菜,早上他们刚买了豆腐和猪肉,看样子,老俩口的生活还算可以。我问:“苏婆婆,难道你们就没遇到生活上的困难吗?”苏婆婆沉思一会儿,说:“怎么说呢?曾经的磨难都已经过去了,好在我们通过自己的双手盖了这两间平房,我们现在有房子住很舒心,有热饭吃不挨饿,有衣服穿不受冻,儿子苏大也盖起了两间平房,孙子小虎初中毕业也进城打工了,老板很喜欢他,说他听话肯吃苦,他的老板一个月给他3000多元的工资,孩子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了,现在我们老俩口都很舒心。”我问陶叔叔:“你现在还做田吗?你们的生活费怎么办啊?”陶叔只是笑,他意识到我在和他说话,他总是重复那句话:“好——好——”苏婆婆接过话茬说:“他听不到,我们有块地,我们慢慢干,他是我的眼睛,我是他的嘴巴,每到农活时,邻居们都来帮忙,我们收的粮食也够我们吃的了,政府每年还给我们生活费,够了,你看,今天我们就买了肉。”苏婆婆说完话又笑了,笑的是那么开心。

在老俩口都同意的情况下,我拿起了手机,为老俩口拍下了一张合影照,记录下他们温馨的笑容,此时我也意外地收获了满满的心情。